• 天津:谋划建设“大智能”创新体系 2019-01-04
  • 广州市番禺区:搭建电梯事务社区治理平台 2019-01-04
  • 网上兼职彩票 玄幻魔法 大鸡巴肆意肏翻丝袜肥臀 【大鸡巴肆意肏翻丝袜肥臀】(06)

   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: 【大鸡巴肆意肏翻丝袜肥臀】(06)

    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    网上兼职彩票 www.raksg.com 小说:大鸡巴肆意肏翻丝袜肥臀| 作者:曹背气丝| 类别:玄幻魔法

        【大鸡巴肆意肏翻丝袜肥臀】(6)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两个恶不恶心?”。

        夏淑芬蹬着双销魂的汗味儿长靴,香足都给焖熟了、还踩住十五厘米的性欲高跟,矗在桌旁,小腿逆天的长,肉腿更是撑暴裤袜的肥,让我看了,简直鸡儿邦硬。

        天知道把这对儿丝袜味儿靴大肉蹄肏到胯下是多么舒爽。

        到时一把扯开她盘在脑后的长发,啃上丰厚性感的唇,吻得少妇情迷意乱,再一把掀开乳罩,闻奶揉乳就爽入她丰腴的逆天长腿,射她满满一裤袜的臭精,简直爽得飞起。

        说到这肉妇的奶子……。

        我忍不住便往那儿一瞧,登时双眼圆睁,鸡巴撑爆裤裆。

        以往这巨奶肉妇穿的厚实,虽从未露过乳沟,胸前也鼓得跟奶瓜似的,所以才被我盯上,准备肏成乳交泄欲器。

        今儿一来,看她裹了件黑纱小腰,要不是手上正舒服弄着陶音丝嫩的肉丸小屁股,弹弹腻腻爽得我懒得动,肯定早就拔屌冲入,把这骚妇压进厨房就是一顿暴肏,定要好生把玩一番她那销魂的黑纱小腰。

        此刻再看,这黑纱小腰分明就是件高透透肉的黑纱连衣裙。

        这简直让人疯狂。

        透过黑纱,眼见就是条喷香的肉腻大奶罩,f级,超量,大得能闷死人。

        然而,就是这样一条、能盛十人浓精的超乳大罩,却愣得是不堪重负,根本裹不住这奶妇那对儿……又长又肥的肉腻长条木瓜爆乳。

        我滴个乖乖。

        这奶瓜,真是烂透的熟,甩在黑纱里,简直能榨干卵蛋的庞然。

        黑奶大罩贴在乳头上,简直就是两块破布。

        大半奶肉都甩在罩外,乳头也藏不住,凸得清晰,露出大片的乳晕,还挤出条深邃的长沟,紧致得能磨浆一般,焖香腾雾,湿靡浸上黑纱,润色黑黝黝,热淋淋可见几颗晶莹汗珠,又滴落回去,其中风情……。

        真要我对准了那个黑纱奶心,抱着大乳一顿乳交冲刺,肏穿黑纱,再爽入一片奶腻,狂射一沟也不停下,要抽空大蛋,铺满这肉妇一肚白精才好。

        衣物被这样一对儿绝世奶峰外推,不仅是奶罩,就连黑纱也全没了宽松与飘渺,每一片都鼓鼓涨涨,每一寸都浑圆勾勒,让人看去,哪有什么高贵典雅,只剩一股子淫烂的肉味儿。

        眼瞧如此肉糜的巨奶骚妇,又想着马上可以用肉棒性交她,强奸犁爆她,瞬间就爽爆了鸡巴,舒腻了马眼,裆下臭液狂涌,几乎破了25大棒,直向30厘米巨炮发展。

        忍不了了,老子要肏翻她。

        啪。

        我一巴掌拍在桌上,倏然起身,就要像昨晚那样,一鸡巴顶翻肉尻,霸道压进厕所,干到马桶上,一顿性爱止痒打桩,什么美人艳妇,全都肏成泥泞肉池,到时甩着大屌,抽在哪儿,这些骚货就要舔着脸捂热哪儿,美美仍我肏弄。

        正当我意淫到极致,巨奶熟妇忽而同样一拍桌子,还大声叫骂。

        “干什么。?光天化日,你都敢掀裙子、摸丝袜、玩屁股,还不敢别人说?

        你还拍桌子,拍坏了你赔吗。?”巨奶厨娘冰冷地看着我,轻蔑冷笑,单手抚上纱腰,爆乳狂勒,又甩向陶音。

        “还有你,小骚货。一个巴掌拍不响,骚臀淫逼才挨肏。这么小就这么骚,长大后,你怕是要被肏成万人骑的大婊子。连女儿都要跟着一起挨肏的臭骚妇”。

        夏淑芬凤目冰冷,一下说得陶音骚脸通红,无地自容,螓首低垂,委屈哭吟,看的我眉头大皱。

        这巨奶肉妇乱我军逼呐。

        夏淑芬抖着奶子,眼见说坏一人,非常满意,轻哼一声,就踩着性感黑靴,转身远去。

        一沾即走。

        完全不给我肏肉的机会。

        我特么简直要送她上天啊。

        情势让人头大,我不仅坐在靠墙的内侧,身前还堵了个陶音和几把椅子,女孩更有大哭一场的趋势,根本冲不出去。

        麻烦。

        我皱着眉,鸡巴疼得要炸,又看向骚气欲哭的陶音,忽然有了想法。

        “小陶音”。

        我叫了她一声,叫得女孩浑身一抖,小兔似的惹人怜惜,真是只要再柔声安慰一下下,就能彻底俘获她的身心。

        我却一点儿都不解风情,猛地扯住她的黑发,拿住她梨花带泪的绝世美颜,在女孩一片茫然中,凑在她耳边,舔弄莹莹小耳。

        “哭也哭得这么骚,不愧是我的小肉便器……”。

        恶魔似的喃喃吹在耳边,陶音瞬间涨红了小脸,还没反应过来,就感觉眼前一花,被我重重一挺臭胯,撞进鸡巴。

        龟头顶上女孩,陷在她热乎乎的脸蛋,研磨旋转,爽得我终于泄出一点,暗暗抽吸,而后又用力按下,将动人的螓首悉数埋进恶臭肉棒。

        简直效果显著。

        陶音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我庞然的巨棒贴脸摩擦,满腔都呼进浓郁的鸡巴臭气,脑子熏坏,美眸翻白,被肉棒骑脸,又被精液臭蛋凶狠犁过鼻尖,很快就露出一副痴女样的淫荡颜艺。

        媚眼如丝,红颜如潮。

        我放开她,她却离不开淫臭的巨棒了,俏脸贴着卵蛋为我撸动龟头。

        “主人,别,别离开……”。她蚊子般的喃喃,“再,再粗鲁一些……”。

        拜托啦,屌同学,蹂躏到,我什么都思考不了吧……我嘴角勾起,却不动,冷冷说:“自己来”。

        陶音浑身颤抖,绝美的脸庞上尽显哀色,不愿就这么堕落,我看着不到火候,直接就把她再往胯间按进,半张脸都压进内裤。

        被如此粗鲁的性欲蹂躏,陶音终于断掉最后一丝理智,心中悲鸣。

        人家,人家要被这根肉棒,驯服啦……。

        谁来救救我呀……。

        悲鸣着,陶音浑身酥软,头被我压在裤裆里也不再反抗,反而温顺伸出小舌,湿淋淋为我舔舐棒身,在什么都看不见的淫臭胯间,小脸紧贴大蛋肉棒,母狗般乖巧轻蹭,爽得我满足叹气,这才放松一点,让她得以拔出螓首。

        这样淫贱的一进一出,陶音已是红脸红到了脖根,就软在我的怀里,温柔拉开我的裤带,再次嗅尽裤里的臭气,卑微将柔荑探入,为我舒爽撸动包皮,直到白嫩软柔的小手被龟头卡住,才弱弱一顿。

        她的呼吸更加粗重,颤着美眸,一点点把我的庞然大物掏出,想看又不敢看,真的多看一眼,都要被那雄伟之物犁过似的狠狠征服。

        终于,她掏出了我的大棒。

        30厘米超人鸡巴瞬间耸立,凶猛打进女孩的酥胸,打得她心神哀鸣。

        又大了,太夸张了,怎么会这么长……。

        让人家怎么反抗嘛……。

        完了,彻底完了……。

        目光都仿佛被灼伤,陶音看着如此雄伟的性交巨棒,红唇一下就张成淫糜的肉筒,哈出一口口臣服的娇喘。

        忍不住就吞了一口唾沫,母猪般的骚颜上红潮更盛,忽然卷出水淋淋的肉舌,湿腻腻舔过丰唇,舌尖还销魂地挑,骚糜模样,简直要我灌她一肚子浓精。

        二话不说,我用力拿住她的下巴,要捏出一嘴淫穴,陶音根本没有反抗。

        只见她傻傻地握上大棒,呜咽着就拉开红唇,湿腻腻吻上马眼,在两片丰厚肉瓣间清理所有臭液。

        肉棒一片温暖湿热,龟头也被真空吮得爽爆,我这才呼出一口恶气,满意拍拍她的脑袋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个小骚货,肉便器本来就是万人肏弄的性具,你想爽,还怕那巨奶荡妇说东说西?快给我吃爽鸡巴,不然今儿旷课肏翻你”。

        “是……”。

        陶音涨红了小脸,肉软小舌很费力才搅进又暴涨一圈的龟头,红唇肉环,套弄在龟冠间,吞下不知多少粘稠臭液,彻底傻掉,臣服环在我的腰间,俏颜完全和龟头长在一起,还用酥胸包裹棒身,小鸟依人似的可爱。

        好整以暇。

        我把龟头再往舒爽的口穴深入几分,在陶音肉嫩的丰唇间搅出粘稠水渍,才又盯上远处,巨奶厨娘丝质滑腻、滑腻得能溜走目光的骚气背影。

        黑纱可透,我直接就看到了那条、缩水般的超号齐逼黑裙,想来是用来保底的,结果却被骚妇一双超长的肉感大腿连连甩动。

        交叠着就甩出两颗肥尻大球,泄出屁沟里无数春光,每跨一步,都露出内裤的蕾丝,每走一步,黑纱淫裙都扑扇扑扇,把整间小店都腻满女人骚淫尻味儿。

        在陶音口中爽着鸡巴,我恶狠狠叫住巨奶荡妇:“大奶骚货,你就这样走了?

        装完逼就走?

    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逼是给鸡巴肏的?装了逼,就该给掰开热腻腻的屁缝,让大鸡巴狠狠犁过肏穿,那才叫爽透了的装逼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仅骚、还装逼,简直天生的淫贱骚逼。

        “走来一路全是丝袜热逼里焖熟的淫味儿,我一闻就闻出你的丝袜大肥尻很久没被肉棒肏爆、肏爽过了,更没遇着超大肉棒顶着子宫大力灌精了。所以这么喜欢装逼。

        “来来来,你翘起屁股过来,大鸡巴哥哥这儿正缺一条肥奶母狗,你掰开你的丝袜大尻,取下奶罩,给我撸硬肉棒,保准肏你肏到爽,每天都灌你满满一屁股白精。从此一心装逼爽逼,做我大奶母狗,奶炮飞机杯”。

        我矗在桌里,言语暴力强奸豪乳奶炮的心灵,言语淫乱至极。

        就连胯下、被我暴力深喉的陶音听得,都忍不住红唇乱颤,淫嘴一抽一抽地吸。

        瞬间被我灌入不知多少臭液,还让龟头狠狠犁进热喉,撑得美脖惊心动魄的凸,白皙颈间直凸出个龟头肉棍,淫荡得简直要人癫狂。

        鸡巴爽翻了,陶音也被肏烂了,巨奶熟妇更是被我气急了,只见她一对儿豪乳飞舞乱甩,黑裙下棕丝肉腿不断交叠。

        终于,裙摆与巨奶齐飞,肉尻与黑靴淫舞,骚妇转身走来,一身淫肉皆连抖动,奶甩臀颤,裙扇靴鸣,看的我是口干舌燥,鸡儿再涨,龟头臭液股股,吃得陶音已是美眸翻白,意识模糊,只觉我的大棒就是她的全部。

        夏淑芬奶肉翻腾着扑来,真是气急了火冒三丈,她何曾受过如此淫骂。?

        简直满肚子火气,性感肉腿长靴快踩,肉尻臀缝狠狠研磨,磨得蕾丝内裤都只剩一丝儿,嵌入肥厚的肉唇里,奶子都还在纱中乱甩,就肉葱一指,大骂出声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个毛都没齐的小兔崽子,说话咋这么恶心?

        “还大鸡巴哥哥?你知不知什么叫大?知不知道什么肏逼?

        “大言不惭,就你这一米七的瘦矮个儿也想把老娘肏成母狗?怕是再给你加长一半,都肏不动老娘的大屁股。

        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。你那活儿要能有我老公一半大小,老娘今儿关门给你爽上一炮”。

        我登时愣住,这娘们底气这么足,难不成还真是我看错了?难道她的性生活其实非常滋润?

        我冷笑连连:“有趣有趣,你要比其他的也就算了,比鸡巴我还真没怕过。

        你说,你老公几厘米?”。

        “几厘米?”夏淑芬同样冷笑,手中夸张的比划,“我家老公鸡巴足足15厘米。这么长。这么粗。

        “真是不好意思,他昨晚才顶着人家的子宫、狠狠干了半个小时,一炮爆射,爽得老娘不要不要的,整整喷了半床淫水”。

        夏淑芬连连搅动她那硕大的浪臀,油亮黑靴哒哒踩动,走到我面前,居高临下:“就是不知你那活儿又有多长?莫不是顶到你这小女友的骚逼、就以为天下无敌了?

        “今儿老娘高兴,你脱下来给老娘摸摸,有7厘米就关门让你爽。

        “不过……你想清楚了,你那活儿要是比我大老公短了,搞的我不上不下,老娘就扣下你这小女友,送给我老公肏??此阉H成母狗。

        “今儿,你在我屁股里想怎么射就怎么射。想肏奶子都可以,但只要你没肏爽老娘……你在我肚里、奶里射了几发,我便要老公搞她几次,都别带套,到时谁怀谁的种,各看天命”。

        巨奶人妻用力拍咚她肥熟的丝袜肉尻,黑纱棕丝里,两块大肉狂颤不止,豪乳也上下翻飞,挑衅意味十足,淫荡淫荡再淫荡,不仅使着下马威,还用了出离间计。

        看着我和陶音都不说话,仿佛心神狂震,夏淑芬洋洋得意,更坚信我不过是银枪蜡头。

        两策连环计,她不知吓退了多少心怀不轨之人,更不知拆了多少对奸夫淫妇。

        以往她都只给老公多报2厘米,说14厘米,便吓退好多浑人,今儿看这小崽子年轻力盛,再多报1厘米,说连搞半小时,也稳妥镇住他。

        至于顶着子宫爆射?呵呵,吹牛逼谁不会呀?

        “给你机会肏肉都不敢,犹犹豫豫地”。夏淑芬面露不屑,“这两碗粉儿,爱吃吃,不吃滚,留下饭钱,不然老娘让我家老公,拿着15厘米的大棒,肏翻你这淫荡的女友”。

        巨奶厨娘再不看我们一眼,自然也没看到我古怪极其的神情,正要扭转肥臀,甩腿离去。

        “老板娘”。我忽然叫住她。

        “还有事?”夏淑芬抱着奶子,十分不耐,心中却暗暗发笑。

        一开始,这小子张口闭口的巨奶、母狗、骚逼,现在服软了,称呼老板娘了,可见计策成功。

        “老板娘你就这么喜欢大尺寸鸡巴?你知不知道除了鸡巴之外,男人还有灵巧的手指、坚韧的长舌、甚至调教的淫具,都能深入你的肉逼,搞得你淫叫迭起、无脑高潮,爽成母狗。?”。

        我演技狂飙,咬牙切齿,一副很不甘心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这让巨奶骚货更加得意。

        “哈,鸡巴小就是鸡巴小,找那么多理由作甚?反正老娘的大屁股就摆再这儿,你只有一炮的机会,一炮肏爽我,老娘就是你的母狗,一炮搞的我没啥感觉,你那淫贱女友就是我大鸡巴老公的母狗性奴”。

        “可恶。老板娘你就那么喜欢大鸡巴?那……那要是有比你老公还大,甚至要长他一倍的肉棒怎么办?你这贱货淫妇,到时岂不是要掀着裙摆、翘着屁股、俯在大鸡巴下面哀嚎求肏?”。

        我的语气愈发的不甘,愈发的愤懑。

        “真可笑。哪个女人不喜欢大鸡巴?大鸡巴肏一下,比小鸡巴肏十下都爽。

        要是有人比我老公鸡巴还大一倍,老娘不仅穿着丝袜去挨肏,还洗净身上三个肉洞,随他怎么搞,肏烂都没事儿,老娘还得跪着喊他大棒爸爸哩”。

        巨奶骚妇淫话不断,带着火辣的黑纱又走回走近,香腻的肉味儿愈发浓重,纱裙晃动间,浑圆的丝袜肉腿清晰勾勒,肉股饱满圆润,但肉臀实在宽广,依旧形成了能让肉棒爆炸、精液狂飙的股间三角。

        简直太爽了。

        我嗅着厨娘浑身的纱香汗味儿、奶尻肉味儿,还有让人鸡巴爆炸的焖熟逼味儿,终于,胯下的肉棒爽到极致,再不掩饰,猛地抱住陶音就是一阵暴肏,在她白皙的脖间凶狠地凹凸犁过,最后龟头停在湿软肉舌,在她丰唇间狠狠刮弄龟冠,爽到极点地浓精爆射。

    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咕咕咕……”。陶音悲鸣出声,声音都哑了,之后更只剩粘稠吞咽,被肏烂一般娇软无力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在干什么”。夏淑芬惊声尖叫,她虽口无遮拦,但却是货真价实的贞洁人妻,此刻看到这样恶心的一幕,哪能忍。?

        豪乳乱甩,淫靴狂踩,夏淑芬一把抓住陶音的校服就往外扯:“你们给我滚出去”。

        我忽然放开陶音,仍由她被火辣厨娘拖走,一下软在地上,呕出大口大口的浓精,美眸失神,脸上露着一副被主人宠信的淫糜痴颜。

        夏淑芬刚要说些什么,就听我喊了一声“大奶母狗”,立即又把目光投回,入眼便见一颗硕大恐怖的巨型龟头,马眼开阖。

        一股浓精爆射,激射在巨奶厨娘美艳的浓妆上,她尖叫,张口就被白精灌入,慌乱之际,猛地含入吞下,精液灌肚,芳心大乱,下意识转身欲逃。

        巨奶骚妇胡乱转身,一时间根本不知东西,我当仁不让,抓准破绽,性交扑上,胯下暴力一挺,壮硕肉棒全根贯出,超巨龟头杀气腾腾,对准她的肥尻就深入进去,直肏进熟妇隐秘销魂的裙间。

        龟头抵着丝滑丰盈的棕丝肉腿一路上滑摩擦,爽到爆炸,而后狠狠撞在庞然的肉腚里,臀瓣又软又嫩,又热又湿,恍若天堂。

        好一对肉肥尻腻的棕丝巨臀。

        好一个骚浪透熟的豪乳浪妇。

        夏淑芬被我一撞,脑子空白一片,只一声哀鸣,便伏在旁边的桌上,好不容易稳住了一身浪肉,却把肥硕的黑纱棕丝大淫臀高高耸起,正迎上我力道十足的接连冲撞。

        啪啪啪啪。

        龟头一下下撞在爽滑的丝袜大屁股上,爽得就像是拿着肉棍抽打肥尻,像征服烈马一样,骑得熟妇娇喘阵阵,畅快不已,根本停不下来。

        抓住淫妇黑纱朦胧的纤腰,借力啪啪狂顶,龟头在爽滑的丝袜狂暴乱冲,将剩余残精涂满柔软的巨型尻蛋,让她整个丝袜巨臀都变得热臭湿腻,打上要被狠狠肏烂的雌兽淫标。

        “爽。真爽。巨奶骚货,你的丝袜大屁股真是不错。又软又弹。对了,你叫什么?你是我预定的奶炮飞机杯,要有个足够淫荡的名字才好。哈哈哈哈”。

        夏淑芬有心想骂,却被我撞得气都喘不过,不仅裙中肥臀不保,胸前大白奶瓜也剧烈抛动,差点甩出奶罩,飙出奶汁。

        几十下疯狂的龟头冲撞,直把夏淑芬撞得浑身酥软,不该有的舒爽,她趴在桌上,劈头散发,一个劲儿喘息。

        混蛋,这屁孩哪来这么大力气?屁股都被撞酥了……。

        终于,夏淑芬喘息着站稳脚跟,身子都还没支起,就感觉屁股忽然一凉。

        她又惊又怒,只感觉一颗巨锤似的热物深入她紧致的臀缝,一下划过股沟,划开她的黑纱裙摆,又用力一挑,挑飞热乎乎的黑棉短裙,整个丝袜肉腚就像被直接掀了开来,露在空气中,一片冰凉。

        “你——呜呜呜……”。

        就要转过螓首,羞怒大骂,谁想迎面便是我淫臭的大嘴,丰唇一下被粗鲁含住,瞬间被吸吮舔舐,口水粘臭浸在脸上,几下便亲得她芳心大乱,呼吸急促。

        她试着转回螓首,只发觉被我牢牢箍住,动弹不得,一时间美眸连连扑闪,艳睫扇动,她慌急了,美臀疯狂沦陷,美唇也要被大力吸开,却又被压得动弹不得,手足无措之际,忽然发现——我正深深地凝望着她……。

        天。

        夏淑芬奶翻尻腾,心神哀鸣,这哪是人的眼睛?。

        眼里满满的肉欲与交媾,全是要把肉棒插进我的肉里、给他爽透了鸡巴、狂爽射空了精液才肯放过我的欲火。

        夏淑芬只看了一眼,便慌乱合上美眸,当真多看一秒,都要被这男孩狠狠勾出不该有的想法。

        人闭上眼,便合了心灵窗户,被我压在身下的肉妇合上眼,那就是熄了不被肏烂的希望。

        夏淑芬只略微软了软娇躯,臀上两层淫裙便被我彻底掀上腰际。

        裙下骚气升腾溢散,硕大的棕丝肉臀蹦跳弹出,尻瓣上下乱摇,打在空气中,浪肉翻腾,而后被我狠狠揪住耍弄,又搓又揉,又拍又打,爽得夏淑芬大脑一片空白。

        从来只和丈夫保守性爱过,哪里受得住这样粗鲁淫靡的玩弄?

        整块巨尻瞬间失守,很快就被我大力摸光了每一寸淫臀尻肉,沦陷之快,转瞬就搓爽了巨臀,抽酥了菊花,捏得她小豆乱跳,阴道里淫水泛滥。

        瞬间,雌味儿弥散,香糜十里。

        夏淑芬再也忍不住,呜呜哀鸣,阴道中淫水激荡,丝袜里肉臀也是爽得乱颤,下体阵阵久违却钻心的快感袭满全身,让她一对大白奶子都忍不住狂甩飙汁。

        夏淑芬心中防线迅速崩溃,要不,便让他肏一炮吧,反正只是小孩而已,毛都没齐,又能厉害到哪去?最最不济,也就他的龟头大了点,即便真肏爽了我,也就是多了小炮友的事儿……。

        届时,只要回去洗干净,让老公肏回来便是。

        之前情形变化太快,她也只瞧见颗非人的超巨龟头,并未看到其他,就连此刻,夏淑芬也只觉一个铁块似的小头在她裙下乱撞,没机会感受那根鸡巴的尺寸大小,自然也不清楚,她这个决定是多么愚蠢。

        巨奶肉妇的动作变了,肥尻高潮酥爽,红着美颜便渐渐停下挣扎,只不时轻扭一下肥臀,摆一下诱人的腰纱,双手半推半就,轻打我乱摸她香醇软肉的手,象征性维护她那即将被暴肏的贞操。

        感受到胯下巨奶人妻的变化,我邪邪一笑,啵的一声松开厨娘香甜的唇,抬起头来,向旁边脱下裤子、自慰喷了一腿淫液的陶音说道:“小骚货,呆会儿在爽,去给我把餐馆的铁门拉下来,这荡妇已经软了,我要好生爽一爽,可不能让人来打扰”。

        “好,好的”。陶音羞羞地应了一声,也不穿裤子,光着个丝袜屁股就起了身子,丰臀交叠挤压,来到我身旁,愣是诱惑得我忍不住出手,一把抓住臀丸,丝滑揉捏。

        女孩整个人顿时定住,红着脸低着头,一言不发,仍由我凌辱搓弄,抽送臀缝,淫液从屁股缝里一路流出,浸湿臀瓣、大腿、小腿、直到骚蹄,才被我满意一拍,放开跑向店门,哗啦啦拉下铁门。

        然后便见她咚咚咚地跑回,正坐在我和夏淑芬肉欲交战的桌旁,两条肉丝淫腿蜷在凳上,摆成“形的骚样,露出饱满肥嫩的肉穴,轻轻摩擦,全做好了观摩“坏鸡巴男孩暴肏野性巨奶”的准备。

        我低低一笑,陶音臣服的态度让我很是满意,又低下头,扳回厨娘娇艳牡丹般的螓首,意味深长地勾了勾嘴角。

        “老板娘,你怎么不说话,都不反驳一句吗?我很喜欢听你的淫话呐”。

        被我一激,夏淑芬一双凤目登时又锐利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小破孩,你别得寸进尺。不过龟头大点而已,有什么了不起,老娘阴道可深着呢,屁股更是厚实,到时不配合你,夹住屁股,让你肏都肏不进来”。

        巨奶厨娘咬牙切齿,反而更显豪气耐肏,让我只想用野蛮粗鲁的手段,去强迫她,肏烂她,最后才狠狠征服她。

        又霸道一口咬住奶炮的红唇,大力索吻,粗鲁撬开贝齿,大力吸走她香甜的肉舌,抿在嘴里,一点点吃弄咀嚼,同时还喂她吃下无数淫臭口液。

        只吻了几下,夏淑芬就头晕脑胀,艳唇大张,螓首无力逃避,眼神迷离地与我热吻在一起,配合上我的施淫。

        丝袜浪熟彻底服软,我也再不客气,直接松开拿住她螓首的双手,急不可耐摸到她肉腻的腋下,刚摸进去,就听嘴下的肉妇腻腻一阵娇喘。

        “小破孩……这么快就要玩人家奶子……吸溜,呜呜……咕呜……挺有眼光嘛……要不要姐姐脱了衣服给你爽呀?”。

        “脱什么脱,这么淫荡的纱衣,就是要隔着纱玩弄才爽”。我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,打空她的脑子,“你看你这条丝质环脖,可不就是条母狗专用项圈,你要是脱了,还让我怎么肏爆你?”。

        夏淑芬俏颜涨红,一边苦不堪言地与我痛吻,一边还要娇喘辩解:“你这屁孩怎么这么淫荡……咕……看什么都是母狗……母狗的……老娘这么耐肏……呜叽……最多就被你肏成炮友……嗯,咕咕……而且,我这只是挂脖纱衣……就设计成这样……嗯……才不是什么母狗项圈”。

     &
    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