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牙生·司地克调研我市水资源管理保护工作 2019-05-06
  • 银联商务“银杏大数据”获“金融大数据创新应用优秀成果奖” 2019-05-06
  • 关晓彤穿蓝裙小清新现身南京 露香肩笑靥如花显公主范儿 2019-04-20
  • 姜平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4-20
  • 改革开放40周年,你还记得那个时代的故事吗? 2019-04-10
  • 北京市波士瑞达奔驰4S店【在线咨询】 2019-04-10
  • 2017年国际舞台上的“中国声音” 2019-04-09
  • 湖州地税全面实施“征前减免” 2019-04-09
  • 人民日报:传统节日,从美食走向美感 2019-04-03
  • 理论频道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3-20
  • 中央宣讲团到南开大学宣讲十九大精神 2019-03-16
  • 彩友10元拿下18万元大奖 投注方式亮了! 2019-03-16
  • 美联储加息后全球股市普跌 A股再创年内新低 2019-03-15
  • 第522期:冰箱不是保险箱,食物超期储存危害大 2019-03-15
  • 四届市委第五轮巡察工作动员部署会召开 杨文英黄玉剑讲话 2019-03-05
  • 网上兼职彩票 武侠修真 清溟 248红莲粼粼太息闻太息

    超级大乐透中奖说明: 248红莲粼粼太息闻太息

    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    网上兼职彩票 www.raksg.com 小说:清溟| 作者:寂寥| 类别:武侠修真

        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: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。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: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。

        <co>

        紫宸泓来见尘寰,清灵回避,而紫宸泓也让自己的守卫在外等候。!

        “你说紫宸易已经到了天南州?哪里来的消息?”尘寰听紫宸泓说了几句后,这般问道,面无阴也无晴,淡定而平和。

        紫宸泓没有直接回答尘寰的话,反而看着尘寰,问道:“叶兄早知道了?”紫宸泓这般问道。尘寰知他是试探,便一笑道:“我这肩不能挑,手不能提,身边也没有能驱策的人,是瞎子聋子,怎么得起你们?”

        紫宸泓听了这话,心说也对。便道:“其实我也没有准确的消息来源,但种种迹象表明,他的确来了天南州。

        “公子有什么话想说?”尘寰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紫宸泓有点为难,尘寰站起身来,道:“公子有话不妨直言,此间只有你和我?!?br />
        紫宸泓一叹,道:“我知叶兄此番出山,是为妙枫复仇,皇兄紫宸易,乃是妙枫旧主,我想……”

        在紫宸泓心,早已经认定尘寰出山,是为了给妙枫复仇而已。

        尘寰踱着步子,淡淡一笑,轻声道:“你觉得我会去投靠紫宸易,从而不在为你谋划,你是害怕这个么?如果是的话,大可不必?!?br />
        紫宸泓被点心事,微微点头,而后道:“愿叶兄开解?!?br />
        尘寰闻言,道:“我此番出山,为的是给妙枫报仇雪恨,紫宸易虽是妙枫旧主,可是如今虎落平阳,龙游浅水。叶某人虽然自恃有点小聪明,却也觉得救不起他了。也无法指望凭他为妙枫复仇?!?br />
        尘寰的话,自然是半真半假,可紫宸泓却是照单全收。听了尘寰的话以后,他沉吟许久不语。

        倒是尘寰再次问道:“我现在倒是想问公子,如果紫宸易果然来了天南州,你当如何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当如何?”紫宸泓说话的时候,一字一顿,俨然他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。

        尘寰踱着步子,用扇子敲着手心,道:“正所谓天无二日民无二主,紫宸易乃是紫宸王朝的皇帝,他到了此间,那便多了很多的变数。若镇南王认紫宸易是皇帝而非叛军,则要让出天南州来,侍奉皇帝,且要直接与梁梦枕,也是付流尘对抗,天南州有这个准备么?”尘寰说完后看向紫宸泓。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紫宸泓摇了摇头,而后道:“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?!弊襄枫芮宄?,现在的天南州,没实力去和付流尘对抗,那无异于以卵击石。

        尘寰继续道:“那还剩另外一种情况,那是不认他这个皇帝,紫宸平才是紫宸王朝的正统,那紫宸易是通缉要犯,镇南王当将紫宸易缉拿,而后交给付流尘处置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紫宸泓依旧是摇头,而后认真道:“紫宸平才是乱臣贼子,我那皇兄才是正统。且算没有这一层关系,我皇兄落难到此,落井下石,终究不忍。叶兄,便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么?”

        听紫宸泓这般说,尘寰一叹,这一叹,在紫宸泓看来,是束手无策。而紫宸泓不明白,尘寰叹的正是他紫宸泓。

        尘寰心几分无奈,心说这紫宸泓终究是顾念亲情的,做不得枭雄的。若是寻常人算的是一个不错的好人,可偏偏是生在帝王家的人,好人?也许是一种罪过了。

        “叶兄,当真没有什么办法,可以既不让天南州与付流尘为敌,又可保住我皇兄的么?”紫宸泓问道。

        尘寰不语,只是笑容之,带着几分让人能看出来的不相信。些许沉默后,尘寰问道:“公子是认真的?”

        眼见尘寰笑,又问这样的话,紫宸泓似乎动了感情,道:“如今乱世已临,我紫宸血脉为人鱼肉,同室操戈只会让亲者痛,仇者快。泓终不愿见如此……”

        紫宸泓话还没说完,尘寰便又叹了口气,微微摇头道:“若紫宸家人人如你,恐怕我师兄也只能空设计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叶兄有主意了?”紫宸泓问道。

        尘寰微微摇头,道:“暂时还没有,不过公子若真想了断此事,还希望若有消息,立即告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是自然!”紫宸泓认真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一番商议之后,紫宸泓带人离开,而尘寰也走出房舍,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,因为刚刚实在憋闷的很。顾盼之间,看不见清灵的踪影,尘寰知道,清灵估计也是觉得这里太闷,出去逛了,她是这样不安定的性子。

        “好羡慕啊……”尘寰叹息一声,独自在十丈红尘之漫步,不知不觉间,走到了人工湖的旁边,站在岸边眺望,一片银光粼粼,烟波浩渺,倒是好看的很。

        一片银光之,一朵红莲闪闪。

        那是一个画舫,顷刻间,已经飘荡到了尘寰的面前。

        “嗯……”看到那画舫以后,尘寰眉头轻蹙,因为他发现画舫之,还坐着一个慵懒的女子,一袭白衣,赤足,正坐在画舫之,盯着自己看。

        “是她……”尘寰心说眼前的这个女子前几天自己才看到过,当时似只有自己看到了,便是顾潇和自己身后的那个高手,都没发觉她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“公子,咱们又见面了?!蹦桥泳怪鞫宰懦惧敬蛄苏泻?。

        “十丈红尘真是有意思的地方?!背惧救粲兴己?,自言自语道。

        尘寰是一个下棋的人,而局外的事,他也在关注,对于卫卓然,他虽然相交,却始终还保留着一份警惕,这十丈红尘小小的地方,有如此多的神,这局外之事,未免也太多了。尘寰千思万绪,思酌冥想,微微阖目不过瞬息,报之以淡然一笑。

        便见那女子飘飘万福一礼,而后对尘寰道:“不知奴家是否有幸邀请公子船一叙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姑娘有如此雅意,我如何拒绝?”尘寰从容踏跳板,慢步走画舫,在那女子的对面,正襟危坐。

        尘寰没有丝毫的紧张,还能观察一下那个女子,令他有些意外的是,那女子竟有几分不自然,但也只是稍纵即逝。

        尘寰了画舫以后,那画舫竟然无风自动,飘荡于湖面之,尘寰自然清楚,这是那女子用了什么特别的手段,至于是什么,他便想不到了。

        “姑娘在此如此轻松写意,莫非是这十丈红尘的主人?”尘寰笑问道。

        那女子闻言,道:“十丈红尘的主人……公子之前不是见过了么?”

        尘寰抱歉一笑,道:“若说弹琴之声,是声声入耳,至于那舞者么……却未入眼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公子也为那琴音而迷醉么?”那女子问道。

        尘寰点点头,道:“神音妙律,谁不爱呢?”

        那女子道:“公子对琴艺如此执着,便是之前那精彩的舞姿都忘却欣赏,想来对琴艺颇有见识,奴家这里倒是有一个迷惑不解之处,望公子开解?!?br />
        尘寰淡淡一笑,道:“粗通而已,何谈见识,不知姑娘有何疑问?!?br />
        那女子道:“依公子所见,天下第一名琴,何者可当?”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尘寰闻言微微一怔,不是因为这题太难,而是太简单,对于天外儒门出来的人而言,问这个问题大概和问一加一等于几一样简单。正是因为如此,尘寰便觉得这问题并不简单。

        “公子不知?”那女子催问道。

        尘寰道:“天下第一琴,当属号钟?!?br />
        尘寰这般说了,那女子摇摇头,道:“传说之琴,不过神话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便是绕梁了?!背惧驹俚?。

        女子闻言,再道:“庄王蛰伏而起,锤琴百裂,世间已不存此琴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难道……”尘寰想再说一个,却止住了,道:“在下才疏学浅,实在不知天下第一琴为何物,愿闻姑娘高论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天下第一琴,当属清绝?!迸忧嵘档?。

        “清绝?闻所未闻?!背惧救险嬗Φ?。因为他看的出来,女子并非戏谑,也是很认真的在说。

        “不知这名为清绝的琴,有什么妙处??俺铺煜碌谝??!背惧疚实?。

        女子继续道:“清绝此琴,俗者闻其音,清者不闻其音,故而此琴又名俗音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清者不闻其音?”尘寰听到这一句,笑了笑,看了看淼淼的湖水,淡然道:“姑娘说的话,未免玄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女子见尘寰似乎不信,道:“世间之事,本玄者多,只是凡俗之人无缘得见而已。公子可愿听这清绝之琴的过往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愿闻其详?!背惧居Φ?,心却说画舫已在湖心,我便是不想听,难道还要从这里跳下去么。

        “世间修道之门有多少,公子可知?”女子问道。

     
    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    生肖时时彩官网 彩票网站名字 双色球复式几十几合适 北京pk10几点开始 澳客网彩票网 百人二八杠游戏规则 运彩网 复式二投注表 百家乐翻天百度影音 时时彩规律口诀 排列三走势图南方网 福彩3d字谜画谜 七乐彩走势图表大全 破解北京赛车pk10技巧 pk10不管怎么玩都是输 加拿大快乐8提前开奖